当前位置: > 风水民居 > 正文

未入选“世遗”的福建土楼谁来保护?

时间:2013-03-19 21:47来源: 未知 点击:
如今的半月楼,楼内空地上和楼墙外,已崛起了一座座红砖白瓷的新建筑,周围的不少树木也遭到砍伐。 ■ 据不完全统计,现存福建土楼的数量超过3000座,而入选世遗的土楼共计46座,仅占现存土楼的1.5%。 ■ 或年久失修、或人去楼空、或面目全非,非世遗土楼似……

如今的半月楼,楼内空地上和楼墙外,已崛起了一座座红砖白瓷的新建筑,周围的不少树木也遭到砍伐。

  ■ 据不完全统计,现存福建土楼的数量超过3000座,而入选“世遗”的土楼共计46座,仅占现存土楼的1.5%。
  ■ 或年久失修、或人去楼空、或面目全非,非“世遗”土楼似乎难逃无人关注、渐至消亡的命运。
  ■ 村民应是土楼最基层的保护者,如何调动保护者的积极性,发挥最基层保护者的作用,目前还少有人研究。
  1988年10月,土楼专家、福建省建筑设计研究院总建筑师黄汉民,台湾《汉声》杂志发行人黄永松等一行4人最早对福建土楼进行全面考察,并完成了72座土楼的测绘。土楼居民“日出而作、日入而息”的生活场景给他们留下了深刻印象。那时,他们谁也没想到:20年后,福建土楼能成功跻身世界遗产行列。
 转眼间土楼入选“世遗”已3年,那些曾经隐于深山之中的土楼也早已失去了往日的宁静。黄汉民悉心研究福建土楼30年,见证了这些年土楼内外发生的变化。他在书中写道:“近年来,招商用土楼去引资、影视选土楼做场景、小说取土楼为题材、媒体借土楼来炒作、旅游以土楼为中心,土楼的保护和旅游的开发受到更广泛的重视。”与此同时,他也在密切关注“申遗”之后的土楼保护现状。
 近日,笔者在福州的办公室里采访了黄汉民。我们的访谈直奔主题:“后申遗”时代的福建土楼面临哪些新问题?大量未入选“世遗”的土楼该何去何从?在各种利益群体之间,土楼开发如何实现可持续发展?经过专家指点,笔者来到南靖、平和、华安等地,对部分土楼的保护、开发现状进行了实地调查。
未入选“世遗”就该被遗忘?同为土楼 命途迥异
  据土楼专家不完全统计,现存福建土楼的数量超过3000座,而入选“世遗”的福建土楼名录只包括了福建龙岩、漳州所属的永定、南靖、华安三县的“六群四楼”,共计46座。这意味着,只有约1.5%的土楼进入了“世遗”保护名录。“世遗”的标签,像是一座门槛,将门内门外的土楼隔成了两重天……
  位于福建省漳州市南靖县书洋镇的田螺坑土楼群,建筑年代并不算久远,但由于其建筑形式巧夺天工,遂成为福建土楼的“世遗”标志。被当地人称为“四菜一汤”的田螺坑是土楼之游的必到景点。站在高处俯瞰,五座土楼巧妙地组合在一起,像一朵梅花盛开于山谷之中。据了解,当地超过半数的住户仍居住在土楼中,“土楼生意”已成为他们主要的经济来源。成为“世遗”后,县政府专门在附近修建了旅游集散中心,随时有旅游大巴发往土楼景区;南靖汽车客运站的土楼旅游专线,每天也有10多趟班车。
  与南靖同属漳州的平和县也拥有相当数量的土楼,并且在建筑形制上更具多样性。当邻县的田螺坑、河坑土楼群等多座土楼为入选“世遗”而欢呼时,平和县的土楼遗憾地缺席了“世遗”。从漳州出发去平和县的班车途经南靖。从旅游宣传到楼盘广告,从饭店名称到公交站牌,路人在南靖随时可以感受“世遗”效应;但进入平和县境内,却看不到任何与土楼有关的宣传。
  在黄汉民的统计中,各个形制中规模最大的3座土楼云巷斋、庄上城、淮阳楼均位于平和县。只是因为缺席“世遗”,该县多数土楼处于默默无闻的状态中——即便是绳武楼这样的国保文物单位。从南靖县田螺坑景区到绳武楼所在的霞寨镇,20分钟车程内便可让人感受“冰火两重天”的境地。当记者走进绳武楼时,多数房间屋门紧锁,只有两三户人家在楼中生活。采访中得知,这里的所有住户均姓叶,一年下来也没有多少位访客。多数房间由于很久没有住人,屋内落满灰尘,屋顶生起野草。
黄汉民在《福建土楼:中国传统民居的瑰宝》一书中将绳武楼称为“单元式土楼中最华丽的一座”,它于清嘉庆年间由叶氏先人叶处候始建,从奠基到完工历时100多年。该楼共有24个开间,处处可见石雕、木雕、泥塑、壁画等,被专家称为“木雕博物馆”。爬上木梯走到土楼二层,一处画工精美的窗户上方的墙体已经部分坍塌,室内白色墙壁也被涂抹得失去了本来面目。
  按照该文物单位的保护要求,楼外檐滴水区100米以内为环境保护范围,但紧靠楼檐周围不到20米处已建起了两座水泥壁砖砌小楼。漳州作家何葆国在作品中写道:“我希望有关部门行动起来,争取把绳武楼列入世遗的扩展项目。不然,绳武楼这座闽南民间艺术宝库、木雕博物馆就注定要永远寂寞下去了。”
  采访中,黄汉民向记者展示了一张土楼复原图,图上的西爽楼是一座典型的单元式方楼,楼内6间祠堂并排,边长90米,外围有护城河。坐落于平和县霞寨镇西安村的西爽楼始建于康熙十八年,原有住户93家,520多人。那时,妇女在前院晾晒稻谷,老人在井边洗刷衣物,壮汉在巷中穿梭忙碌。遗憾的是,这些充满闽南农家生活气息的景象已不复存在,西爽楼的全貌也永久停留在图纸上。2009年拍摄的一张照片上,西爽楼已经部分垮塌。笔者来到此地时,西爽楼只剩下了一面墙体,曾经宏伟的单元式方楼命悬一线。
  平和县南部的九峰镇现在有土楼51座,镇边的黄田村就集中了8座。除了土楼,九峰境内还保存着许多明清时期的寺院、宗祠、家庙、牌坊等,也因此于2003年成为国家级历史文化名镇。黄田村最大的土楼是龙见楼,楼墙厚度近两米,有一个大门进出。据九峰镇老年协会主席曾庆兴介绍,这里曾历经三次劫难,最近一次是在大积肥运动中,全镇人来此楼取土,用做肥料,大楼竟然没有倒塌。曾庆兴说,宽阔的院内原本铺满了鹅卵石,现在为了晾晒稻谷全部被改建为水泥地。
村中的另一座土楼——咏春楼前方后圆,造型独特。笔者看到,土楼门口的荷塘边上搭着一座猪圈,由于经常被污水渗入地下,楼基不断下沉,墙体早已发生严重倾斜。据记载,原楼主曾萼于乾隆年间中进士,解甲归田后建起了这座楼,题写楼名者是当时的福建按察使谭尚忠。谭尚忠是清代文学家,官至吏部左侍郎,入仕前和曾萼是同窗。他们一定不会想到,这座规模宏大的土楼在240多年后竟落得如此境地。位于闽粤交界地带的九峰镇是座人口密集的工业镇,一排排旅店和餐馆将土楼的生存空间挤得越来越窄。黄田村的8座土楼本可组成一道别致的风景,但大片的砖瓦建筑已将土楼分割开来。
 
 
 
  或年久失修、或人去楼空、或面目全非,非“世遗”土楼似乎难逃无人问津的命运。“更大范围的福建土楼保护问题应该提上工作日程了。对于那些独具特色但不是‘世遗’的土楼,应该有计划地妥为保护,千万不能只盯着已列入‘世遗’的土楼,而让同样宝贵的资源消失。”黄汉民指出。
 
 漳州市华安县齐云楼是目前发现的现存最古老的土楼。居民已经全部迁出,采取了“冻结式”保护方式。
建设性破坏与冻结式保护——土楼活态保护面临误区
  早在2008年,黄汉民就提出过:要警惕土楼旅游中的开发性破坏。为了便于收门票,土楼门口搭建了三辊闸检票机;土楼附近建设大面积的停车场,其代价为侵占稻田、砍伐树木;居民则将门板卸下来用作摆地摊的工具……他将这些土楼形容为“大超市”“娱乐场”。
编辑:鲁建
编辑:鲁建 作者:adminjz0531 【收藏】 【挑错】 【推荐】 【打印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头条新闻
图片新闻
新闻排行榜